动态雕塑之父——亚历山大·考尔德 2019-12-10 03:30

  考尔德晚年创作了很多大型的户外雕塑,最著名的当属芝加哥联邦政府中心广场的那件纯红色的巨型雕塑“火烈鸟”。雕塑高达15.9米用钢板铆接而成,巨大的弧形线条把笨重的钢铁火烈鸟诠释得宏伟有力,人们在雕塑构筑的巨大空间里自由穿行,强烈的设计感和后面笔直的建筑物形成鲜明对比,将时尚的多元气息添加到了写字楼繁忙交替的生活作息中,颇具动感。

  考尔德“静态雕塑”是相对于“活动雕塑”的一个代名词。这样的一个名词是属于考尔德的,并且是属于他的大型钢构雕塑的。这样的雕塑看上去是静态的,却在不停地表现着动的观念,使人的视觉围绕着雕塑寻找雕塑新的形象,在这些大的“静态雕塑”中感受到的是一个动的世界。

  “为什么所有的艺术都必须是静止的,雕塑的下一步是会动的”。这句线年亚历山大·考尔德在纽约朱利恩·拉维画廊作品展览时发表的谈话。从一定情况下来说,此话是他整个艺术人生的宗旨,以后他的艺术都是沿着这样的一种“动中有静,静中含动”的观念在创作。

  考尔德的这样一种“动”的艺术观念把抽象的雕塑艺术生动化、形象化,这些与现代公共环境融为一体的艺术品,为凝固的建筑几何空间增添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让人可以感受到愉悦的视觉快感,感受到雕塑稳固性后的另一道视觉盛宴。在欣赏考尔德的作品时,我们的思维是在不停地流动中,这种活动的雕塑没有某种固定形象,观者须在雕塑的运动中捕捉视像。

  考尔德在拜会蒙德里安工作室的时候,他被画架上明亮抽象的集合色彩深深吸引,他向蒙德里安建议,让画作中的红、黑、蓝色矩形图案活跃起来。这对于一个出身自严格信奉加尔文教家庭的艺术家来说是行不通的,建议遭到了回绝,但考尔德并未放弃,他将蒙德里安画作中的颜色用法结合了米罗作品中的多样性,用一种跳跃式思考的创新形式画出很多抽象画,在用抽象的绘画经验转化到雕塑作品中,这样一来在球体、弧线、密度、色彩的范畴里发展出了属于他个人的抽象雕塑,他展示出来的雕塑类型灵动而简约,看似单薄却又极具延伸感。

  或黑或彩的铁片抽象地穿插在一起,边缘的线条借着视觉的效果无限延长。雕塑是固定的,但是艺术家却借助了声音,灯光和风来使雕塑活跃。较薄的金属片被他装在了铁丝的边缘,在空气中微微扇动,和固体机件碰撞,发出细小的声音,雕塑品无限延展的光滑平面在光线的变化下形成不同剪影。

  考尔德大多是运用铁丝、铁叶子,通过焊接的技术来架构一件艺术作品,把组成雕塑的各部件按照需要来涂成不同的颜色,雕塑随着气流的不同来展现本是稳固雕塑存在的不同面貌。如果说气流在考尔德的作品中是“动”的推动力,那么各部件的不同颜色也就成了他作品的动态感。

  杜尚曾说:“考尔德的艺术是树与风的升华”。凝聚了树的灵性,风的飘渺,作品给人带来的视觉享受是新奇而又富有生命力的。那些悬挂着或者站立着的金属元素都以简单的形状展示出不同的形态,它们会因为空气的流动或者观赏者的摆弄摇曳,甚至发出声响,很有情调。

AG体育